Ssanceenai

Ssanceenai

曲徑琉璃的滄桑聽不見嘈雜的聲音

看著雨落,看著風停,我停下腳步,以為歲月會因此止步。我不看白天黑夜,以為時光不會流逝。錦瑟裏,風景獨好,我不願離去。錦瑟裏,沒有回憶,容顏不會老去,我不願離去的理由。使我整日孤寂,醉夢寰宇家庭風華。致使風雨緊促,我亦安然睡去。何人懂得風雨惹人心煩意亂?


雨滴打破綠葉,千倉百孔。風聲已經遠去,此刻時間猶如靜止,聽不見嘈雜的聲音,看不見黎明紅塵。只有這幽幽黑夜,伴隨寰宇家庭時間淺淺褪去,回憶成褐色斑斕。



高處仰望故鄉,徒增一時的落籍。那遙遠的地方,隔著山,隔著水,隔著一座城池,難越。錦簇山林,如搖曳的繁星。山中寰宇家庭深處,曲徑通幽,有苑池塔林。朦朧中相似一座宮厥,曉霧散去,寒石早已曆盡滄桑,木梁卻是挺拔昂揚,朱漆褪去顏色,秋霜打破灰瓦的院牆。那彩色琉璃的四角,依然光亮如新。有滄桑難閱,有色彩依舊,有歲月流逝的見證,有當年曾舊時,今日又重提的憂鬱。風雨洗盡鉛華,曆代幾多風霜。春色不見,滿目蒼翼。但願舊時人去,不帶一絲荒涼。


江心,風漸起,搖晃著這不堪風雨的舊船。想起如何在著江上煮酒,獨釣寒江?等船靜下來,坐在木舟上,想著水澤萬物,水亦載舟,厚德載物。願忘卻風雨,載著離人,載著舊時,煮酒青山下,晚歌暮雨中。憂愁退去眉梢,別是一番滋味又下心頭。如若不能忘卻,就讓這秀水載著我走。如若有風雨惹得人煩憂,喝一杯入夢酒。憶秦娥,在夢幽。

櫻花叢裏依然不舍回首佇息





我是喜歡櫻花的,喜歡那素雅的美感。在櫻花叢裏徜徉,觸手可及的是櫻花,內心也有說不出的愉悅。滿樹的櫻花遠遠公屋望去像穿著素衣的仙子,那美麗的花瓣成了唯美的紗衣,美麗綽約的身姿,散發著迷人的氣質,讓人情不自禁被她的美所折服。靜靜地走進櫻花,細細地品味那滿樹的花顏,吮吸著散發的清香,頓時覺得神清氣爽,滿心的歡喜,那些苦惱、壓抑不覺地消失殆盡,眼中只有櫻花,周圍只有櫻花淡淡的花香……



一陣微風吹過,滿樹的櫻花隨風搖曳,如層層花浪,激蕩著陣陣漣漪。花香也隨風回蕩著,忽近忽遠,忽濃忽淡,濃密的南丫島一日遊櫻花,淡雅的花香,滿樹的櫻花就如冰雕砌般剔透。淡黃色的花蕊,讓這些絕美的花頓時有了靈性。也許她們太想展現自己的美了,片片花瓣隨風而舞,如一支絕美的舞,白的花瓣在風中竟是如此的曼妙;如一場醉人的櫻花雨,花中帶著香,香中帶著白色的花瓣,讓人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捧住她們,去凝望著她們最美的花顏,去留住她們清幽的花香,去珍藏她們的絕世風華……


芳菲四月,看櫻花盛開。走在匆匆流淌的時光裏,尋覓的足跡散落在曲徑通幽處曾經走失的過往風景裏。今生,我願做一陣優纖美容春日的暖風,做一只舞動的蝶,去輕撫櫻花那嬌美的花顏,去縈繞那清雅的花香,莫失莫忘。此時的我,只願沉醉在櫻花的唯美中,哪怕只是一次回眸,亦足以醉於心間,寂靜,歡喜;淡然,相愛……
那些無緣細細品賞櫻花的朋友們,您們嗅到櫻花淡淡的芳香了嗎?
忘不了激情拼搏的六月,我們廝殺奮鬥在考場上;忘不了發榜的那一日,我們無比沮喪與失落;更忘不了再期待與憧憬中,我們接過中醫高專寄給我們錄取通知書的激動與喜悅。就是在那一刻,我們的心與中醫高專緊密相連;就是在那一刻,注定我們情系中醫高專。

人海蒼茫難遇見自難相戀





我在此端,你在彼端。人世的坎坷,是永難逾越的溝壑。不知,世人所言的距離,是否真的可產生美。只知,掛念太多,孤單Dream beauty pro 脫毛似水草般瘋長!
沉默,已將我打造成一個很好的記錄者。時下的寂寞,安妥的人,夜夜執筆,以最原始的方式,表述最真的情誼。即使這所謂情誼,無人知,那也無妨!
習慣在茫然中找尋安然,我用很長的時間來考慮,我到底在乎什麼?真正需要什麼?不知那些人們口中所說的真善美,假醜惡的區客製化別又是什麼?是否,根本就不存在區別,亦沒有所謂的對錯,那些對與錯,都只是世人編造出來的一個謊言,用以自欺,或是欺人!
閑來無事,又想起曾與朋友說過的安好於世。如今想來,那所謂的安好,近乎完美卻終難抵達!難以觸碰的美,是否就更容易被人記住,這樣也好,一個近乎完美的夢,記住了就不至於瞬間被遺忘!留一些期許與未知,人才會心生向往,不是嗎?
離開痛恨的人,結識歡喜的人,人就是這樣,在潛移默化中向自己喜歡的東西靠攏,沒有其它緣由,就是喜歡,單純的喜歡!
那關於末日的瑪雅預言,不知是真還是假?但不管真假與否,日子還是得一如優纖美容既往的過,在惶恐中就此止步,那才是最大的錯!
末日之期,如果再相遇,你是否還會記起回憶,如若不是,那怕是早已將我淡忘成不予理睬的陌生人了!
四月,近以尾聲,像風中的煙嵐,漸變消散!
四月,蠢蠢欲動的四月,惴惴不安的四月,像浮萍草的夢,漂浮於世,隨波逐流。
四月,我的四月,被流放的四月。
天漸暖,期許未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