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sanceenai

Ssanceenai

樂此不疲像初戀的香煙

雨,或許對每個人都有不三高一樣的,而對於我,她是一種傷痛,一種感恩,一種牽掛,一種惆悵。


靜靜的夜裏,當人們都慢慢的進入夢鄉,而我,卻拿起了手機,一個人靜靜的站在陽臺上,聆聽那滴滴答答的雨聲,忽然鑽石能量水想抽一根煙,我並不會抽煙,只是聽說這種場景嘴裏抽上一根煙會很有意境,於是我回到了寢室,找到了室友的煙,准備嘗試一下。當煙進入嘴裏的時候,有一點苦澀的味道,有點,那麼的青澀,又有點像一種依賴,那麼的纏綿。


人們說,抽煙的男人都有傷痛,換言之也就是有傷痛的男人才喜歡抽煙或者抽煙始於傷痛。那麼抽煙的男人就應該是涅磐美白去斑的的鳳凰,在陣痛,撕裂,呐喊中重生。選擇了抽煙,也就選擇了這種毀滅的淒美。


抽煙是一種傷害,男人。原因就在於男人要用這種溫和,柔軟的傷害來忘記那思想深處撕心裂肺的痛。愛也是一種傷害,男人卻在傷害中尋找快樂。


這時的煙,就不在是簡單的,純粹的煙,它是男人心中那翻滾的浪潮,平緩的沙灘,情欲的峰巔,絕美的穀底。抽煙變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依賴和心理的需求。


煙也是一種別離。因它生命的短暫,顯得更加美麗和淒然。就像曇花一現。這種別離也就更彌足珍貴。


男人的一生有著無數的別離。像那一只又一只。有的剛剛點燃,有的只抽一點,有的燃其大半。但能伴其終生的少之又少。


而我,現在正在享受這種淒美,當煙圈緩緩上升,當煙焦緩緩進入心肺,這時似乎覺得自己是那麼的痛。


久久的,當煙已抽完,久久的,雨還在下,久久的心不在那麼痛,拿去了身邊的電話,看看手機中的哪些人,此時不知道該打電話給誰。


夜雨,寂寥。很多人選擇了,在夜雨中悲傷,很多人選擇在夜雨中歡快,很多人選擇在夜雨中寂寥。


雨,我對雨仿佛有特別的感覺,是我寄予了她的思念,還是我始終不能忘懷。